^_^

看故事 听故事的人 也写写故事 偶尔瞎掰几句

夏日葡萄藤

旧文

----------------------------------------------------


        楼顶天台,白色花园的深处,葡萄藤下的秋千旁,少女捡起地上纸条,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再见”两个字。少女抬起头,望着挂着初结果实的藤蔓,微微一笑:“再见”。


         “妈妈,早餐做好放在桌子上了,我去上学啦!”女孩嘴里叼着面包片边跑下楼边从背上的双肩书包里掏着钥匙。她跨上自行车,飞快的穿梭在玉兰的树荫下,早晨不太刺眼的阳光斑驳在女孩随风飘扬的裙摆上。突然,车子向马路边偏去,女孩赶紧手捏刹车,身子僵硬着停在路边,左脚及时抵住地面,还好没有摔倒。女孩松了口气,坐在车子上没有离开车座,弯腰把缠在脚蹬拐轴处的鞋带绕出来,系好,又顺带把另一只鞋的鞋带也绑好。扶好车龙头,上身前倾,用更快的频率蹬着自行车向前冲去。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女孩儿匆忙在车库中找了个空位,把车子塞进去,慌慌张张地跑向教室,在拐角处不小心衣服被车子钩到,自己车子所在一排车子哗啦啦多米诺骨牌般倒下,只是没有那么规律,女孩闭了下眼,脑子飞快地考虑要不要扶车子,还没想好就弯腰一辆一辆把车子扶起来,扶起倒数第二辆时,女孩儿心想终于扶完了,结果对面一排车子因为被手里这辆车子的车把碰到哗啦啦全倒了。车子倒的瞬间,女孩说:“不是吧!”这时,早读的铃声响了,女孩儿彻底绝望了……

在把车子全部扶好后,女孩不像往常那样小飞侠般半分钟跑上六楼。不知为什么,她偏偏跟楼层杠上了,出门时要跑下七楼,上课又要跑上六楼。谁说她不是跟“跑”杠上了呢。这次又在到教室门口巧遇了班主任,班主任没有像平时那样转身去办公室,而是从教室里走出来:“江晨怡!”女孩儿顿住脚步,“怎么回事?”小怡抬起低下的头,摆出一副苦瓜脸:“老师,是这样的……”噼里啪啦把刚才的倒车经历添油加醋地复述了一遍,不管信与不信,老师说:“以后注意点儿,进去吧。”其实,她是跟“迟到”杠上了。小怡平时经常踩点儿进教室,有时候前脚刚跨进门,早读铃声就响了,也有刚到六楼向教室冲时铃声就响的时候,偏偏每次又很默契地总是能和班主任迎面碰见。往常,班主任一看到小怡,总是装作没看见转身回办公室。小怡懂事、听话,是班里典型的乖乖女,成绩也是前几名,又是老师的好帮手,这种无关大雅的小毛病,老师当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小怡坐到座位上,拿出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在周围一片朗朗的读书声中看起了知识点儿。小怡不习惯早上背书,什么时候都不喜欢背,她总觉得那样扯着嗓子读是过不了脑子的。暑假里提前的高三生活就这样开始了,但是她却不知道,这个夏天,会有稍稍的不同。

是不同,班里的同学都变得不一样了,不像平时那样上课聊天,连睡觉的都拿牙签往手背上扎驱赶睡意,不能头悬梁还是能牙签扎手背的;熬夜啃书成了经常的事,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把它忽略掉,总说自己昨晚睡得多早多早;课间也都在各个老师办公室有了据点儿,问问题把老师问得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了;也有同学争着坐讲桌旁的特殊座位;为了每次月考的排名都能暗地里整个你死我活,小怡是很不理解的,考试就是为了发现问题,她巴不得把问题全发现了,那在一年后那场至关重要的考试中,她就可以考得好一点儿,妈妈就会高兴些。


         “妈,我回来了。”下晚自习回来的小怡推开门,看到饭菜放在桌子上,这时,妈妈从卧室出来:“小怡啊,回来了!快吃饭吧。”

         “妈妈,我不饿,晚自习前我都吃过了,你天天工作那么辛苦,就不要再给我做饭了。”

         “这都几点了,吃的早消化光了,天天学习那么累,肯定早就饿了,快吃吧,吃饱了才有心思好好学习。”

         “好好,我吃,这个菜真好吃。”

         “多吃点儿多吃点儿,等将来小怡考上了大学,以后就不会像妈妈这么累了,妈妈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才不能给小怡更好的生活。”

         “妈……小怡会好好学习的,一定好好努力。”


        小怡家在顶层,屋顶上就是整栋楼的天台。小怡很喜欢植物,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天台上种些花花草草,刚开始是几颗向日葵,后来是几株白蔷薇,再后来弄了些丁香、栀子花的树苗,后来渐渐成了一篇不小的花园。小怡也有功夫,一次一桶土,就那么一桶一桶往上拎,终究能种树了,丁香、栀子、白蔷薇,到了花季,整个小花园都是白色的,唯一不是白色的就是那棵陪伴小怡最久的葡萄,小怡后来在葡萄架下搭了个秋千,浇完花后,她会坐在秋千上看看天、看看云,晚上会看看星星。这都是小时候为了打发妈妈不在家的时光。有时候也会像现在这样,对着葡萄藤说说自己的心事,这些都是不能给妈妈说的,妈妈听了会担心的。

        最近,小怡越来越困惑了,同学们会为了一道题的另一种解法,对自己曾经讨厌的在背后说尽坏话的人笑脸相迎,也会为了几分的差距排名跟自己连课间上厕所都一起的好朋友心生芥蒂、暗中相互重伤,更会有一些同学会了能考个一本的学校而临时抱佛脚去学特长。小怡就想,那些所谓的友情都是假的吗?还有那些理想,就为了一张文凭就要放弃自己的理想用四年时间去学一个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专业吗?那该是多么的煎熬啊。这些和小怡以前以为的都不一样,她的世界观在摇晃,她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不该相信什么,只是觉得好失望。她不会给妈妈说,自己的好朋友现在不跟自己说话了,见面连招呼都不打,就因为这几次小怡的成绩都在她前面。更不会告诉妈妈她不小心听来的同学们说小怡“都不背书居然还能考得不错,肯定走后门了,要不她迟到老师都不说她”什么的。她只是觉得,自己越来越不招大家喜欢了。或许自己跟他们一样大家就不会讨厌她了,可是,那样的自己……连自己都接受不呢。只能在这里抱怨,估计是连葡萄都听不下去了,该结果的时候叶子却枯了,连亲手种的东西都不喜欢自己了,看来自己真的是个不招人喜欢的物种啊。

         “你小脑袋瓜里又研究什么呢?”一个男孩子从花丛中站起来,伸了伸懒腰,向小怡走过来。

         “你又一声不响突然冒出来吓人!你才小脑袋瓜呢!”

        从前一段儿时间开始,小怡就总是在自己的小花园里碰到这个不知道是谁家的男孩子,说是男孩子其实是看起来和小怡差不多年纪的少年。少年黑色偏黄的头发,瘦瘦的脸上两只细长的眼睛显得很突兀,薄薄的嘴唇,总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身子显得很单薄,每次见他总觉得比上一次苍白了许多。对,苍白,他给人的印象最直观的两个字就是,苍白。第一次小怡见他还开玩笑说他是谁家不要了丢掉的小孩子。

          “你突然在这里嘀嘀咕咕还影响我睡觉呢!”

          “我影响你睡觉?!这可是我的花园诶。”

          “这是我家啊!我实话告诉你呵,我就是这秋千上面的葡萄树。”少年一副神秘的样子,俯身贴着小怡的耳朵说到,“你可别告诉别人哦~”

          “呦!你是神仙啊!真看不出来啊,神仙还饿肚子啊?”少年的肚子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响声,少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我是精灵,当然会饿,以前是葡萄藤形态的时候,食物是水和阳光,现在是人的形态,只吃那些当然不够了……”

          “精灵?!哇!我见到精灵了耶!什么精灵!你要是精灵我还花仙子呢!”

         “我说的是真的,精灵不打诳语。”

         “行,你说的是真的。好了,饿精灵,我先去给你拿点儿吃的。”

         “小怡真好!”


        从少年的食量上来看,他有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每次问他他都胡乱说一通,什么精灵不能离开本体200米,什么只有小怡可以看到他,只有小怡给他吃的,小怡不来,他就只能饿肚子。对于少年的满口胡言小怡并不在意,说实在的少年是挺可爱的,很多事情都不懂,也不知道是故意装的还是真是哪家跑出来的傻孩子,但是他也总在不经意间就帮小怡解开很多困扰。

         “你的困扰还是因为那些人啊?”

         “好朋友突然就跟你绝交了,那种滋味很不好受啊。而且是根本就不知道原因的那种,难道友谊还不值那一两分?”

         “这说明你的朋友很有上进心啊,为了一两分可以挥剑斩情丝,断自己后路给自己逼上一个最高峰啊!”少年夸张地比划着拔剑的姿势。

         “这成语能乱用吗?挥剑斩情丝……”小怡满脸的黑线,“有你这么损人的吗?可是心里很不爽啊,被别人丢下的感觉。”

         “你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小怡,只有自己强大了才不会再依赖外界,自己给自己一个世界,这样你不但不会寂寞,自身的光芒也会聚集,慢慢地,那种光芒也会由内而外的散发,任何事物都不能阻挡,不可遮掩。”

        小怡坐在秋千上,望着弯腰跟他说话的少年,一怔:“我会有那种光芒吗?好难,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我只是努力点儿,将来妈妈不会再那么辛苦。”

“那种光芒你一直有的,还记得你10岁那年吗?那个时候,你的光芒已经很闪耀了。”

         “10岁那年……”小怡心里一惊。10岁那年,爸爸拉着箱子离开家,妈妈自己坐在卧室的床上抹眼泪,小怡就从门缝中看着,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举动,她知道,只要她跑过去抱着爸爸,说句“爸爸不要走”爸爸就会留下来,可是她没有,因为她知道,也不能算知道,只是感觉,爸爸妈妈再也回不到从前,那个家也不是原来的家了。

         “不属于自己的、已经失去的绝不徒劳去挽留,这就是你,不是么?”少年继续说着。“所以,你是个理智的人,从一开始就是。”

         “等下!我小时候的事情你怎么知道!我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说过!”

         “对啊,我是听这满庭院的花花草草说的,他们告诉了我所有的事,花草也会说话的,不信你听。”一阵风气,花丛发出簌簌的声响。小怡看着少年俯身听花语的样子,出了神。

         “才不是!肯定是你偷听!”小怡红着脸说。

         “我没有偷听,实话告诉你,是我看见了那天夜里哭泣的小女孩啊~虽然决绝,但是还是很难过,自己偷偷跑来秋千下哭。这就是你,从小就学会自己承受的你。”

         “所以,你从那个时候就偷偷来我花园睡觉了?”小怡鄙夷地看了少年一眼,“那么小就学会偷听别人说心事。”

         “我没有偷听,我是光明正大地听,是你自己来找我说话的,我说了,我就是那颗葡萄。”少年说着身体突然变薄了,近乎半透明的状态。

         “你怎么了!没事吧?”

         少年恢复过来:“离开本体时间长了,有点儿不适应。”

         “去你的!这又是什么障眼法?”

         “匹诺曹说谎会变长鼻子,我说谎会变透明。”

         “你再瞎说,我走了,满嘴没有一句实话。”

         “我说我会魔术你总该信了吧……”

         “嗯!看,说实话多好!”

         “我真的是精灵!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是专程来找           你的……哎,小怡你别走啊!”


        小怡最近仔细想想关于少年的事情,她第一次见她时,脱口而出叫她“小怡”,问他名字他却费劲儿的想了想说自己好像没名字……当时小怡就想,不想说就算了,还编这么没技巧的谎话;每次的心事他都知道,以前只以为是他乱说歪打正着,或者是他躲在蔷薇丛中偷听到的,可是有谁会那么无聊天天躲在那儿听一个不相干的人唠叨呢?还有那件事,10年前的事,他也是不可能知道的。再加上那天突然变透明,难道他真的不是人?

        这也太扯了!小怡心想,是自己想太多了,都被这个调皮的男孩子的话给糊弄住了。不过,那天他说话时,阳光在他身上镀上了一层光圈,那样子看着真明媚啊……


         “嗨,小怡!”

         “你今天没睡觉啊!”小怡打趣少年。

         “我说小怡你啊平时在学校那么乖,别人骂你你都不还口,怎么对我这么尖酸刻薄啊~不公平啊~”

         “什么不公平啊!谁让你满嘴谎话的~快吃吧,我知道你肚子肯定饿,给你拿的吃的。”

        少年看了看吃的,对小怡笑笑却没有像往常那样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小怡,你常常会感到寂寞对吧?”

         “哪有……”少年盯着她,并不是先前说笑的样子“其实,就是有时候感觉好累,很想有个人一起分担,不过现在有你啊,所以也没有很孤单啊~”小怡说着低下了头。

        “你们人类分别的时候都会说什么啊?”

        小怡立马转变脸色,鄙夷地斜眼望向少年:“精灵啊,你会说‘你好’就不会说‘再见’啊?还装神弄鬼……”

         “小怡只跟我说过‘你好’,没有说过分别的话,所以我不会。每次小怡说过‘再见’还是会出现的,我问的是可能再也不出现时说的话。”

         “你要搬家了?”小怡的神色中多了慌张。

         “回到本体算搬家不?我要走了……小怡”

         “你不瞎说会死啊!”小怡一脸的黑线

         “我不回去真的会死,会灰飞烟灭的……”少年的身体变成了半透明、透明,几乎快消失不见了。

         “你……你怎么回事!又是魔术吗?”

         “小怡,我真的要走了,我没办法陪你更久的时间。将来有一天,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可以陪你走到生命尽头的人,他不会让你感到寂寞,不会让你难过,你们将一起分担痛苦和欢乐,他懂你的光芒,懂你的不安。但是在找到他之前,你必须找到你自己。”

         “好了,你别开玩笑了。我告诉你,离别时都会说‘再见’,不管见不见得到,因为都会期待下次的相见,不管有多久。”

         “哦~是吗。我也很期待和小怡的再次见面呢,恐怕再没机会了呢。小怡你听我说,你要坚持你自己,坚持内心真正的想法,听自己的声音,不管外界是怎样,你一定要坚持最真的自己,不管是友情还是理想,这样你才能拥有自己的世界。你要知道,只要信念足够强大,总会得到自己想要的,很多人只是没有坚持到最后放弃了而已。”

         “嗯嗯,我想我找到我自己了,因为我好像已经看到那个他了……”

         “小怡,你可不可以教我写那两个字呐?”

         “好的”小怡握起少年几近透明的手,从口袋里掏出纸笔,两人趴在秋千上一笔一划地写着“再见”,可是还是歪歪扭扭的。

         “小怡,你第一次问我名字我不是不说,因为小怡没有给我起过名字啊。我真的要走了~小怡,加油!再见~”说着,少年消失了,浅浅的笑容扩散在葡萄藤的周围,原本枯黄了很多天的葡萄叶子开始变绿了,仔细看还会看到结了一些小葡萄。

          “他还真是葡萄精灵啊,为了她而来……”他出现的第一天正是葡萄藤开始枯萎的那一天,“所以,你说的都是真的喽”小怡对着葡萄藤说,“其实你还在这里,只不过是换了种形态,并没有离开。所以,谢谢你,给我这样一个美好的夏天,我会找到我自己的,不光为了我,也为了专程为我来这里的你。那么……”

        小怡捡起刚刚掉在地上的纸条,看着上面歪歪扭扭的“再见”两个字,一阵风吹过,吹动小怡的长发,白色的花瓣飘扬,葡萄藤的绿叶颤抖,小怡抬起头,望着已经挂着初结果实的藤蔓,微微一笑:“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