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看故事 听故事的人 也写写故事 偶尔瞎掰几句

猫影魅魅

旧文

----------------------------------------------------


        米花街四丁目9号,阳光透过11层的落地窗照射进来,东面正对窗户的地方挨墙摆着个半人高一米宽的米色屉柜。柜子上立着两个玻璃相框,一个咖啡色麻花木质边框,一个银白色的金属边框。木质边框的相框中是一张全家福,照片的左边是一位栗色卷发身穿蓝色和服的年轻少妇,右边是位着藏青色狩服的平头中年男子,两人的中间是身穿白色空手道服的小男孩。三个人都面朝前笑着,左边的少妇上身微微弯着向前探着,双手放在弯曲的膝盖上,眼睛眉毛弯成…倒挂的新月。银白色边框里是刚才那个小男孩和一直小黑猫的合影。小男孩穿着绿色的圆领T恤,小黑猫被抱在胸前,伸着粉色舌头贴在小男孩的左脸,小男孩低头看着小猫,张开的嘴巴嘴角上翘,眼睛闭着眯成一条线,身后是一棵开满樱花的树,几片粉白色的花瓣定格在画面中,可以看出当时的风向。屋子的北面靠墙是一张白色的拐角沙发,沙发的对面是米色的电视矮柜,上面放一部白色无线电话,电视机的开关处信号灯闪着。沙发和电视中间是一正方形的白色玻璃木腿小矮桌,矮桌下铺着斜纹的亚麻色榻榻米,矮桌上是一套纯白色的陶瓷茶具。与屉柜、矮桌成一线的西面,推拉门落地窗的乳白色半透明窗帘半开着,窗外是围着铁栏杆的阳台,阳光洒在窗子左前方一块儿亚麻色棉垫和旁边不远处的两个白色小瓷盘上。门开了,照片中的中年男子和小男孩把鞋子脱在玄关处,来到屋中。

        小治不等把书包和空手道服放下就奔向窗边。

         “小美~小美~爸爸,小美不见了!小美~”

        这时,从里屋传来猫叫声,小黑猫从小治的屋子里探出了头,小黑猫一身乌黑的毛,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丝带,从小治第一眼看到它到现在,丝带都没有摘下过。小黑猫在小治的再一声呼唤下跑到小主人身边。小治蹲下身,小黑猫一跃到小治怀中,眯着蓝色的眼睛,用头蹭着小治的下巴,喵喵地叫着,小治被它蹭得痒痒的,咯咯地笑,眼睛同照片上一样,眯着笑弯成倒挂的新月。吉田笑着从玄关走到落地窗前,推开窗。“爸爸去做饭,小治和小美先稍等一下喽!”风吹起半透明的窗帘,窗外如血的夕阳坠入杯户立市大饭店身后,但仍映得整个天空都是红彤彤的。

        满月当空,夜风轻轻吹走一篇薄云。小治躺在床上,圆圆的大眼睛在黑暗中亮晶晶的。

        “爸爸,妈妈出差快回来了吧?”尤奈出差后,小治晚上就和吉田睡在一起。

        “嗯,快了呢,再有两个星期小治就可以见到妈妈了!”

         “所以最近妈妈就不打电话了对吧?小治会听话的,妈妈不在小治会照顾好小美和爸爸的!爸爸晚安喽~小美晚安~”

         “小治晚安。”吉田望着窗外的月色,心想,也对啊,快回来了所以就不打电话了。

        小美安静地卧在小治的旁边,它从不睡自己的小窝,总是和小治在睡在一起。吉田看着身边已经入睡的小治和小美,这般静谧气氛的晕染下,睡意袭来。半闭的眼睛看到黑猫突然睁了眼,蓝色的眼珠露出一丝诡异的光。吉田一惊,睁大了眼,睡意全无。睁眼再看,仍是一副安静地画面,就轻笑一下,心想肯定是看花眼了。吉田给小治拉了拉被角,闭上眼。这初秋的夜是有些凉意了。


        清晨,小治给小美的用牛奶泡了些猫粮,跟吉田告了别就上学去了。吉田把小美用绳子拴起,儿子是不愿让小美被拴着的,但是前几天小美突然跑丢了,小治和吉田好不容易才把它找回来,小治因此还淋了雨大病一场。吉田总觉得这次黑猫跑丢后,总觉得它的眼神怪怪的,有时候会让人毛骨悚然。吉田虽是空手道高手,一位壮汉,却是个胆小之人,对鬼怪之说多多少少有些敬畏,当初养黑猫时就不太情愿,但是妻子带来的,而且后来儿子也这么喜欢,在学校不多与人交往的小治也算有了个玩伴,这不情愿也只能情愿了。

        吉田下班正赶上暴雨,到家全身都淋透了。吉田拿干毛巾擦了擦头发,换上干衣服,拿出猫粮和牛奶喂小美。小黑猫侧躺在地上,绳子被挣得紧紧的,蓝色的眼睛睁着,猫体僵硬、冰冷。一道闪电劈过天空,黑猫的尸体更显得阴森恐怖。胆小、敬畏鬼神的吉田虽然看到这场景,心中万分恐惧,但如何跟儿子交代更让他心焦。小美被绳子勒死了,虽然很荒唐。

        吉田和小治一起把小美埋在了附近的花园里,当然没有告诉小治真正的小猫真正的死因。小治把小美原来颈上的丝带取下放在一个缎面的小盒子里。


         “妈妈知道了肯定很伤心……”

         “所以先不告诉妈妈”想告诉也没办法,已经好久没打电话回来了。吉田心想。

        这天晚饭时间,吉田家的门铃响了。

吉田打开门。

         “真是不好意思,这么晚了打扰您。我是刚搬来的邻居,夏目尤美。请多多关照!”

        门外是一位长得很妖媚的男子,蓝色眼珠,眼角上挑,眉毛细长。一袭黑衣,脖子上系着一条红色的丝巾。

        吉田一惊,盯着来人脖子上的丝带,半晌回过神来,“哦,我是吉田雄二。”小治这时跑到了门边“这是我儿子小治,小治的妈妈出差去了。”

        “夏目先生,您好!”

        “真是可爱的孩子啊!”夏目摸着小治的头说。


        夏木尤美是一个人住,因此常常到吉田家串门,每次都戴着小菜或者小点心。小治也很喜欢他。

        小治拿着自己和小美的照片,举到夏目面前“您的名字里也有一个美字,和小美一样呢。”

        夏目抬起头看向吉田,吉田无奈地笑笑,夏目眼中露出一丝红光。

        吉田脸色一变,想起猫有九条命和有关猫的复仇的传说。

        因此对新邻居的来访开始躲躲闪闪,借由种种借口避开了。


        这些天,吉田的精神总是恍恍惚惚的,经常做些恶梦,还老觉得这个家阴森森的。最近这几个星期妻子尤奈也没有打电话来,虽说是马上就回来了,但总感觉心里戚戚的。


        一望无际的沙漠,毒日当空,吉田一个人跋涉其中,口感舌燥,腿都迈不动了,但是他只能前行,因为尤奈和小治在沙漠的那一边等着他,等着他用空手道击败敌人,救出他们。他的嘴唇干裂,连唾液都快干了。他竭力走过一个沙丘,竟然发现这儿有一片西瓜地。吉田冲着西瓜奔过去,使劲全身力气砸向西瓜,西瓜的红色的汁溅了他一脸、一身。

        这时,吉田梦醒,翻身去搂身边的儿子,却发现儿子的身子冰冷,手指还碰触到黏黏的东西,这时,窗外一声惊雷,闪电照亮了屋子,一只猫影从窗户跃下。闪电的光下,小治闭着眼,脑浆和血液溅满了床单和吉田的全身。


        房间的屉柜上多了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上贴着一张黑白照片,照片中的小男孩眼睛大大圆圆的,眼睛笑成了倒挂的弯月。

        吉田瘫坐在屉柜前,忽然看到一只黑猫从黑色的盒子上越过,跳向小治的房间。这时电话响了。吉田两眼无神、身子摇摇摆摆地晃到电话旁,摁下免提键。

        “您好!请问是吉田雄二先生吗?我是大阪警视厅搜查一科的小林警官。您的妻子小泽尤奈于两周前被卷进一场银行抢劫案遇害身亡……”

        吉田摇摇晃晃地走到阳台,他看到小美卧在栏杆上“小美,你回来了啊”他扑向小美“小治离不开你啊”小美向空中一跃,吉田撞在了栏杆上,栏杆突然断裂,吉田和几根铁栏杆一起从11楼跌下,伴随一名妇女的尖叫声,地上开出一朵暗红色的花。

        屋外,一个黑影把割断的电话线接好放入接线盒中。


        一周后,小林凌平因故意杀人罪被逮捕,警方从断裂铁栏杆的整齐割痕处结合七年前吉田雄二因为空手道比赛误伤女扮男装的对手,致使对方小产致死等线索,顺藤摸瓜查出:夏目尤美(化名),原名小林凌平,当年死者的弟弟。事先勒死吉田家的黑猫,后又在吉田实物中掺入铊,使吉田铊中毒,中枢神经受损,同时穿着与黑猫相似的事物,对吉田进行言语、妻子死亡等刺激,使吉田形成猫复仇的心理暗示,出现幻觉,先杀死自己的儿子,后又坠楼身亡。小林凌平被捕后对案情供认不讳。


        小泽尤奈拿起一个缎面的小盒子,里面是一条红色的丝带。转头看了看屉柜上的照片“小美,凌平替你原主人报了仇呢。”

         “凌平,这对我可真是最致命的报复啊……”

        小泽尤奈关上门,削瘦单薄的背影消失在夕阳的如血光芒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