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

看故事 听故事的人 也写写故事 偶尔瞎掰几句

看遍红尘千帆过,独留心尖一点尘

       刺客列传,看名字就可以大致推测剧情,却似清风吹空月舒波,与人如坐春风里的感觉。就像看多了千灯万盏,烟花绚烂,一日偶然于夜深人静时重遇繁星的美丽,那是一种简单纯粹的美,虽万千模仿亦不能及。刺客列传最打动我的,便是其中的那份纯粹。整个剧情、人物,干净简练,没有一丝一毫地拖沓,也没有诸如为赚取观众眼泪的狂虐、曲折离奇荡气回肠的爱情、不明觉厉的烧脑攻心等热点元素,全部支线 都为主线服务,争天下就是心无旁骛地争天下,在各种剧都挖空心思求新求奇以搏几分收视的时候,此剧不繁复不华丽的简单,带来了不一样的画风,突然发现,专为讲故事而讲故事的剧情,似乎好久不见。偏偏这样的不费心机,却有一种别样的精彩,所谓静水深流,便是如此。

•风流合是阶除玉,爱惜真成掌上珠。
     
       几位君王都有自己信赖赏识之人,虽君臣有别,但在这几位王上心中他们不只是臣子。啟昆命丧裘振短剑之下,但对裘振的珍惜却分毫未损,弥留之际竟还下令任何人不得拦裘振去路,让裘振快跑,此等珍惜,人世间又有几多,啟昆一帝王居然把臣下裘振的命看得比自己还重。再说裘振的王上,陵光,因裘振在完成刺杀任务后,自尽于己面前而悲恸不已一蹶不振,从此霸业弃之,终日以泪洗面,睹物思人,看谁都是他的裘将军。当然,这里的“谁”特指公孙钤。裘振去后,陵光得一谋士公孙钤,虽总是错眼将人看成裘振,平时也总是对其一副爱搭不理的萎靡样子,但对公孙的能力十分信任,不然,不可能事事都问,公孙你怎么看,然后放心将国事交于丞相和公孙大人。自以为陵光常把公孙看成裘振是因二人身上都有一股浩然正气,所以,陵光对公孙的无视只是流于表面,后来也有孤王当真没有看错你的情节。最后公孙命陨,陵光一句“爱卿,孤王来看你了”,也足见公孙在陵光心中的份量。有人说,依据裘振和公孙死后不同的表现,看出陵光对公孙的情义并不深厚,其实不然,失去裘振这一臂膀兼至友时,陵光陷入深深的自责,认为是自己的野心害了知己性命,暗思这样的牺牲到底值不值得;失去公孙时,他已意识到,身处乱世,纵然不主动出击也并不能安于一隅。裘振与陵光渊源颇深,并不能因此相比于公孙,就陵光与公孙的几次面谈就可看出,陵光对公孙的赏识与信任并非一般。裘振能遇两位君主珍惜至此,也是无尚殊荣啊。
       少年天子孟章对仲堃仪,“偏袒”提拔,也曾直言,仲卿于本王,是独一无二的。孟章举国投降时也思虑细密为仲堃仪留好后路,保自己中意之人一命,此情可比啟昆之于裘振。
       蹇宾虽疑心重,但他对齐之侃确是完全的信任,先是千方百计把小齐从山野带至朝野,即使有国师等人几番滋事搅扰,但“本王说你是上将军你就是上将军”;再是国破前,要小齐离开回归山野,保小齐一己之安,行他所欲之事,蹇宾珍惜他疼惜他,预见即将到来的灭国之灾,他不愿让他的上将军承受,他与他只愿同富贵,不忍让小齐与之共患难;国破之时,最痛也是“你以一人之命,换一城之人,本王要拿什么来换你”。剑为替身,盔甲为魂,二人之间,就盔甲的明线就有三次,一是王与将军披战甲,二是为卿每日拂去卸甲尘,三是,得死讯,着尔战甲,最后一站,你我同在。他的上将军,他的小齐,王是要与之同生共死的。
       执明对慕容离是一见倾心,君子之交,不问阿离来路,不管阿离是何人,只问阿离想要什么。阿离一句“王上,哪日你想要这天下了,我便告诉王上,我想要什么”,执明便会因此去趟一趟那他本不愿参与的天下之争。情义至上,执明曾对阿离脱口而出:“为了你,我负天下人又如何”。阿离面前,没有“王”,只有“我”。赤子心性,便是顽石也会动容。这里还要再说到慕容离,阿煦已亡,但慕容离对阿煦留下之人庚辰庚寅,可谓爱屋及乌,故人之物从不离身。
       几位将军谋士,在这些君王心中的地位,用“掌心明珠”来形容,有不及而无过之。

•士为知己者死
      
       剧中的几位臣下,对君王亦是忠贞不二。裘振愿用一死来替王上背负恶名,临终只一句“愿吾王长享盛世”。公孙对萎靡的陵光百般开导,万般安抚,惟愿吾王做这盛世之君,若王上愿意,甘愿为王上走遍天下周旋列国,身先士卒,披甲上阵也未尝不可。齐之侃一生惟王上之命是从,虽攻打遖宿凶相皆见,但王之意便是小齐的方向,纵肝脑涂地亦难报君恩。小齐一边在朝堂屡受国师一派排挤构陷,一边受几国赏识高位相邀,但忠心从未动摇,至死不叛蹇宾。为王上解忧,为王上护国,王之百姓即吾之使命,民危无计,唯有以己命换之,以酬天下。瑶光故国,城头一跃,迷惑众国,阿煦以己之命换主上青山长存,己命不足惜,只愿主上安康。瑶光故国城墙之上,阿离曾问小齐,小齐为何对蹇宾如此忠心,其实,很想反问阿离,阿煦对你呢?怎会以性命相报?答案不言而喻。

•唯苍生与理想不可辜负,奈何壮志难酬
    
       仲堃仪一介寒门,青年才俊,幸得君上礼遇,官至上大夫,以一己才思助王上斗世家夺天下,不费一兵一卒搅得重农耕的天玑国减粮产六成,一来报得夺五座城池之仇,二来示威三大世家,削其财力。胸有丘壑,一心为天下为苍生。然,孟章王自身难保,仲堃仪一人之力难以力挽狂澜,唯有三拜叩谢王上知遇之恩。怎料却落得害主叛国的恶名。就连他视为知己的公孙钤,也不能理解他的良禽择木而栖,不能理解他的留青山后发制人。仲堃仪认为,天下皆苍生,非一国而已,他愿用自己的才干去创一个无门阀世族专权,选贤举能,天下大同的盛世,良才充栋,赢得生前身后名,盛世苍生安享,然,知己难遇,时运不济,壮志难酬。唯有激流逆进,用一世搏一此生无悔。
       公孙钤,世卿之后,光风霁月,待人以诚,博爱苍生,忠于天璇。无奈君上陷于心结,天下纷乱,各有所图,众心难齐。乱世之中,难免疑惑,公孙也曾疑惑道在何方,其实他已身行于思绪之前,为国为民为天下,苍生面前无自我。公孙明朗正直,对君上,对盟友皆是披肝沥胆,重信重义,不存半点怀疑,但累于误信,明星陨落,未见盛世。他曾言:“道之所存,虽千万人,吾往矣。”公孙在阖眸前唯一遗憾的可能是再也不能为王上和苍生尽一份力了。

•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天玑灭,天枢降,天璇失臂膀,慕容离皆是幕后推手。他真的是要整个天下为瑶光陪葬?也许是唯有仇恨才能支持他走下去,毕竟他这无萍之人是借他人之命而活,要替旁人活下去的。之所以搅乱天下,是因为,真正使钧天分崩离析的是纷乱世道,就算当时没有天璇的刺杀,啟昆也必躲不过下一个刺客,大势所趋,人如蝼蚁,飘摇无依。他恨的是那人心贪不足,他恨的是这纷乱的天下。所以,毓埥也难逃他的设计。这一世他就是要搅得这天下大乱,以祭亡灵。对天枢,他也不会留情,不然,为何要逼执明去争天下。

•世人皆醉我独醒
     
       大巧若拙,执明是乱世的一股清流,乱世之中,借天险,仗物丰,享一方盛世太平。他不贪世俗,不争天下,他要的是百姓的安康,他要的是偏安一隅,他要的是闲云野鹤,自在悠闲。四方争霸,铁血战马,不过是劳民伤财,平添油加醋冤魂枯骨,血腥味的江山,睡梦中也难得安稳,何不知足常乐,只要百姓安居乐业,哪国不是国,哪里不是家。这一生,无忧无虑才好,能得一知己便是最好。执明王,随自己心意而活,不落于世俗王道,只是,大势所趋,唇亡齿寒,终逃不过世事的洪流。

•大势所趋,天意难违
      
       纯粹的明君争天下,无暴王无昏君,君主各个贤明,除对几位主要臣下任用赏识,天璇对丞相,天枢对凌司空,遖宿对长使,无一不是用人不疑,但明君不一定就能长享盛世,实乃手中虽然执剑,仍需天意成全。如啟昆,天下共主,选贤举能,用人不疑,小国来贺,难逃式微,群候并起;如孟章,少年天子,雄才伟略,为生民立命,为苍生谋福祉,奈何大权旁落,青龙受钳;如蹇宾,国泰民安,上将福荫,善谋人心,礼贤下士,却陷于人心,累于卜测;如陵光,壮志雄心,国运昌隆,人强马壮,怎耐一将功成万骨枯,心念所及,一人与万人,一家与万家,如何取舍;如执明,天险为屏,地富民丰,国富民强,然树欲静而风不止,天下纷争又怎容得下一个桃花源;如毓埥,心怀霸业,勇猛果敢,徐徐崛起,但万众之食,又岂能裹于一人之腹。盛世不易,更何况长享,不知最终鹿死谁手,但一定是明君中的佼佼者。
       
       知天道之无情,却不免为众人唏嘘,胜败无常,生死有命,但仍会为蹇宾小齐的殉国落泪,为小葱揪心,为仲堃仪的境遇心忧,为执明的心念所感,心疼阿离,放不下公孙殒命。红尘都勘破,却逃不出世俗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评论